理中湯類,指的是理中湯、丸,桂枝人參湯,甘草幹姜湯三個方劑而言。這三個方子,應以理中湯爲代表,其他方劑則是由理中湯加減變化而成。

一、理中湯

理中湯是治療太陰脾氣虛寒證的主方。脾居中州,依賴脾陽的運化功能而升清降濁,運化水穀精微而爲後天之本。若中陽虛衰,脾陽不運,則寒濕不化,升降不利,即形成了太陰爲病。其症狀表現爲:腹瀉益甚,腹脹不減,時腹自痛,不欲飲食,脈沈遲無力,舌淡苔白。治用理中湯溫中暖寒,健脾運濕,使腹瀉止則病癒。
    理中湯(又名人參湯),由人參、白術、幹薑、炙甘草組成。方中用人參、甘草以補脾氣之虛,千姜、白術以溫脾寒而化濕。
    服理中湯後,要經一食頃的時間,須飲熱稀粥一升許,避寒保溫,勿揭衣被。
    理中湯有隨證加減之法,錄之以供參考:
    若兼見臍上築的(即臍上悸動之意),爲腎氣發動之兆,應去白術而加桂枝降逆平沖;若嘔吐頻繁的,爲胃氣上逆之候,則應去白術而加生薑和胃止嘔;若腹瀉爲甚的,雖然有吐,還得用白術補脾以止瀉;若心下悸而小便少者,則爲挾有蓄飲之征,可加茯苓以利其小便;若口渴而欲飲水的,則屬脾虛而津液不布,則應增加白術的劑量,補脾以行津液;若中寒甚而腹痛者,財應增加幹薑的劑量以暖脾寒,若腹不疼而脹滿爲甚的,則應去掉白術,而加附子以助陽消陰寒之凝結。至於理中丸,它的藥物同理中湯一樣,只是改湯劑爲蜜丸如雞子黃大。以沸湯和丸,研碎,溫服,日三丸,夜二丸爲准。若服藥後腹中未熱者,亦可增加到三、四丸,量病情輕重而定。
    理中丸的適應證有二:一是治吐瀉而不飲水的寒性霍亂,二是治大病差後,胸上有寒的“喜唾”之證。

余在青年時期,一次因食生冷而致脾寒作瀉,乃就醫于某老中醫。診畢授以理中丸,翻曰:白天服三丸,夜間服二丸。餘服藥一日,下利依歸,腹中仍疼脹。乃問于老醫,胡不效耶?曰:腹猶未熱?答:未覺。曰:第服之,俟腹熱則病癒矣。後果然腹中發熱而病癒。當時頗奇其術之神,後學《傷寒論》理中丸的方後注,方知出自仲景之手,而更歎老醫學識之博。

二、桂枝人參湯

桂技人參湯即理中湯加桂枝。此方治療太陽病的外證未除,而大便利下不止,心下痞硬,表裏不解的‘協熱利”證。《傷寒論》中的協熱利有兩種情況,一是表裏皆熱的葛根芩連湯證,二是表裏皆寒的桂枝人參湯證。兩者雖皆名“協熱利”,但有寒、熱的不同。臨證之時,務須注意寒熱病情,不得混淆,
   陳×× , 19歲。頭疼身痛,發熱惡寒,大便作瀉,每日四、五次,無紅白粘液,腹中綿綿作痛,切其脈浮弦而緩,舌苔薄白而潤。前醫用“藿香正氣散”未能取效。餘辨爲表裏皆寒的“協熱利”證,遂用桂枝人參揚,令其先煮理中湯,後下桂枝,日、夜服之,兩劑而愈。

三、甘草幹姜湯
甘草幹姜湯就是甘草和幹姜組成的方子。但甘草必須蜜炙,幹姜必須炮黑,甘草的劑量應大於幹薑一倍之上。此方依《傷寒論》治療誤發少陰之汗,而手足厥冷之證;在《金醫要略》則治療肺痿吐涎沫,不渴,遺尿,小便頻數,頭目眩暈,而多涎唾之證。總的來說,此方溫肺、脾兩太陰之寒,達陽氣、行津液爲其所專,臨床療效較佳。據余所知,經方中用兩味藥組方洽病的,有桂枝甘草湯之治悸,芍藥甘草湯之治攣,甘草幹姜湯之治寒,赤石脂禹餘糧湯之治利,皆是藥簡效專,用之令人稱奇。
    劉××,男,30 歲,小學教師。患遺尿證甚久,日則間有遺出,夜則數遺無間,良以爲苦。醫鹹認爲腎氣虛損,或溫腎滋水而用桂附地黃湯;或補腎溫澀而用固陰煎;或以脾胃虛寒而用黃芪建中湯、補中益氣湯。其他鹿茸,紫河車,天生磺之類,均曾嘗試,有效有不效,久則依然無法治。吾見前服諸方於證未嘗不合,何以投之周效?細診其脈,右部寸關皆弱,舌白潤無苔。口淡,不咳唾涎,口納略減。小便清長而不時遺,夜爲甚,大便溏薄。審系腎脾肺三髒之病。但補腎溫脾之藥,服之屢矣,所未能服者肺經之藥耳。複思消渴一證,肺爲水之高源,水不從於氣化,下注於腎,脾腎不能約制,則關門洞開,是以治肺爲首要,而本證亦何獨不然。景嶽有說.“小水雖利於腎,而腎上連肺,若肺氣無權,則腎水終不能攝。故治水者必先治氣,治腎者必先治肺”。本證病緣於腎,因知有溫肺以化水之治法。又甘草幹姜湯證原有遺尿之源,更爲借用有力之依據。遂給予甘草幹姜湯。
炙甘草24,幹薑(炮透)9,日二帖。三日後,遺尿大減,涎沫亦稀。再服五日而諸證盡除。然以八日服藥16帖,竟愈此難治之證,誠非始料所及。

創作者介紹

中研院 - 中醫研究院 Chinese Medicine Research Institute

CM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